下班的時候路過縣政府旁的小空地,那裏有一個水舞噴水池,乾涸許久,黯淡的燈光讓它成了一個並不起眼的角落。然而就在我幾乎忘了它存在時,今天它卻光采奪目的噴起了三層樓高的水柱,加上光影與音樂的配合,整個街道的氛圍都為之一變。
  原本行色匆匆的我,因為水柱的色彩與線條停下腳步,半晌卻發現,更有趣的是孩子們玩水的神情。
  一群小男孩在水柱間穿梭,彷彿一點也不願浪費每一次水稍變小的片刻,瘋狂的在小水柱間穿梭奔跑,看誰跑的最快、時間拿捏的最好。小女孩比較謹慎,小心翼翼的靠近、碰一下然後快速閃開,然後再靠近......。水柱不停的變化著色彩與形式,小孩也像玩不膩那樣,不斷的來回跑跳、尖叫與嬉笑。空氣裡瀰漫著一種非常單純而簡單的快樂。
  就在這種情境下,我突然想起《冏男孩》,想起這部我前幾天看的電影。


  關於童年的夢幻與寫實,在長大之後彷彿就說不清了,像是失去了一隻眼睛或是一個視角,我失去了孩子看世界的角度。直到看到這部電影的時候,我突然想起了一些片段,那些沒有道理的白日夢、無法動搖的友情、自以為大人的舉止、不小心就洩了祕的真誠,還有非常簡單的喜歡。這些點滴彷彿炎夏裡的冰棒閃閃發亮,讓悶熱的生活就這樣清爽透亮了起來。
  
關於夢想的異次元

「只要蒐集到十台大的電風扇,就可以做一個超大的龍捲風去異次元喔﹗」

  因為看了像是《寰宇搜奇》或《世界未解之謎》這類的書,使主角一號、二號這兩個小蘿蔔頭墜入了無邊的幻想大海,開始了他們編織與實踐夢想的計畫!
  在一個閑散的下午,當二號的阿嬤和鎮上的老人們,聚在家裡開的藥草店前五四三的時候,一號和二號抱著好幾把電風扇,穿過他們奔進房間。將電扇安置妥當後,一號暗戀的女同學林艾莉突然來訪,告訴他們即將搬家的消息,臨走前一號邀請她「參一下」,三人於是一起經歷了這部片裡最寫意的一刻──當十台電風扇同時在炎夏的房裡吹起時,榻榻米上所有紙片、羽毛與棉絮全部隨之飄起,三個孩子各自穿戴著他們可以找到最像樣的裝備(頭戴破蛙鏡、手穿蛙鞋、身披圍巾),在棉絮的空氣流中旋轉、大笑,揮舞著雙手對所有認識的人道別:「同學再見」、「老師再見」、「阿嬤再見」、「妹妹再見」....宛如即將離開真實世界進入夢想中的異次元般歡樂,直到跳電的那一刻。
  那一幕,鏡頭對著黯淡的榻榻米房間,由內向微亮的窗子拍去,棉絮緩緩墜落,將三個累倒的孩子埋了起來。漸漸安靜的空氣中,只有阿嬤的叫罵聲,然後一號與艾莉看著彼此的眼睛,微笑的道別。


「聽說在那個恐怖的滑道滑一百次,就可以經由滑道飛進異次元世界裡!」

  異次元連結的除了奇幻的想像,也隱含了逃離現實走向理想生活的希望,就像小時候我們也常常期待能發生些什麼,然後不用上學一樣。在一號與二號約定要達成的第二個異次元計畫中,童年遇上了長大的難題,夢想與對物質的欲望究竟能夠拉扯出一條什麼樣的故事線呢?
  無論如何,這條以孩提時的夢想編織而成的細線,始終不曾離去。就像多年以後的一個炎熱夏天,在一個再平凡無奇也不過的滑水道頂端,當你終於已經不再是一個孩子,並有了一雙百無聊賴的眼睛。當一個氣喘吁吁才努力爬上滑水道的孩子,向你揚言非得滑一百次以進入異次元時,你突然看見了那條線的末端,然後循線望去,童年彷彿就在對你招手。


  或許每個人身後都牽著一條童年的線,當彼得潘的故事以「所有孩子都會長大,除了一個以外」作為開頭的時候,我們就知道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無法作永遠的彼得潘。但是至少我們還有那條線,那條連結繽紛童年的線。當長大有時變成一件令人太沉重的事情的時候,不妨就看看孩子吧!然後你就會找到你那條線,這循線而返的路程彷彿一場彼得潘的夢,能把童年的樂觀與勇氣都找回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黑吉 的頭像
黑吉

Lucky Black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