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再幾天就要離開這個住了四年多的地方,步出捷運站的心情就有點複雜。我多看了兩眼街景,轉彎走上每天都要往返的街道時,聽到一個熟悉的男子聲線。他的語句斷續、語意不清,必須停下來非常用心才能聽清楚他的話,而且他似乎看不太見,卻偶爾會抱著貌似慈善募款的箱子出現在捷運附近,訴說他為什麼在那裡。我很佩服他的毅力,雖然我總是匆忙經過,沒有真的停下來完整聽完過他到底在說什麼。

這讓我想起前陣子試映會看的那部電影《》,它讓我意識到生活裡不知道存在著多少類似這樣的人,他們因為各自不同的原因,在對外傳達訊息的時候是很曲折或難被接收到的,人們可能看不懂他在做什麼、可能覺得他很奇怪而不想理他,也可能像我一樣,根本沒有停下來仔細留意過。但他們很認真的進行著想做的事,而且非常專注、有毅力,遠遠超過我們可以辦到的程度。

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覺得非常感動,一方面好像參與了一個祕密,另一方面好像逐漸認識了一個與我非常不同的生命,看見了他看到的光。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