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得太好,一下動輒好幾場聚餐,一下又零食、甜點不絕於口,連日下來覺得腸胃好像有點吃不消,有時候明明脹著又像是餓的,明明餓著卻又脹得吃不下東西。

晚上的時候一個人在家,眼見沒什麼現成食物,就翻出一袋白麵條、一顆小包心菜,一邊開火煮水,一邊就著水槽洗菜。等菜洗好了水也差不多開了,先把麵條放進去,趁著空檔把菜整了整、撕成小片(連刀都懶得動了),然後丟進翻滾的水中和著麵一塊兒煮。邊看著它們在滾水裡打架,邊思索著要不要加母親的拿手素燥。半晌,打定了主意,遂關火直接將麵菜提進瓷盤吃了。

原以為什麼也沒加的一碗麵大概淡而無味,卻令人驚奇的有股菜葉的青甜,吃著吃著竟也就順口了起來,沒兩下就見了底還意猶未盡。於是把剩下的水又滾一滾,放進一些現成的紫菜,同樣半點調味也不參就這樣喝起來。煮過青菜的水微微的綠,放在瓷碗好看,喝起來也頗順口。是清爽的,人也不自覺輕鬆了起來。

突然想起大學的時候讀老子:
「五色令人目盲;五音令人耳聾;五味令人口爽;馳騁畋獵,令人心發狂;難得之貨,令人行妨。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,故去彼取此。」
雖沒能做到他老人家的質樸與恬淡,倒是漸體會了這話中的一點含意。現代生活比起古代雖是豐衣足食,卻常讓人不知不覺間每一種都要多一點,味道重一些、色彩濃一點......,倒頭來不極致彷彿就無法被滿足。有時想想,這種對感覺的需索,何嘗不是種令人疲憊的追尋呢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黑吉 的頭像
黑吉

Lucky Black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