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日午後,和好友相約在附近的小公園聊天,或許是連續假日大部分人都出遠門了,這座台北市區的公園裡空蕩蕩的,只有一個小男孩在玩滑板。男孩似乎玩得並不上手,總是二、三秒就停下,仔細一看才知道,他玩的是蛇板,像腳踏車一樣,只有二個輪子可以平衡,不像一般滑板有四個輪子可以穩穩立在地面,起步的難度也就高些。公園的廣場大概有半個籃球場大,男孩就繞著圈子不停的嘗試上板動作。

  我看著男孩,聊起有一年暑假想學騎腳踏車,整整兩個月摔得渾身是傷才終於學會。「真不知道平衡感怎能這樣差呀!」我一邊說一邊無奈的搖頭,朋友和我都忍不住笑起來。隨後我們將目光望向男孩,看著他仍舊不氣餒的踏上、滑出、歪倒、踏上、滑出、歪倒、踏上......她突然感嘆的說:「小時候的跌倒都好容易爬起來呀......」我想著彼此近來的遭遇,忍不住點頭附和,心裡有種酸酸的感覺湧了上來。眼前的公園好安靜,只有男孩蛇板摩擦地面的聲音,還有偶爾微風吹來,樹葉發出沙沙沙的聲響。

  片刻之後,男孩的媽媽來了,他於是開心的跑過去,問起剛剛去哪裡?然後又說起蛇板怎樣困難、一直失敗等等。媽媽只是微笑著,語氣淡淡的問男孩,板要怎麼滑。男孩就一邊說明、一邊走回廣場重複著踏上、滑出、歪倒的動作。

  「很好呀,你站上去了。」媽媽說

  「可是我沒辦法再往前。」

  「那要怎麼才能往前?」

  男孩邊踏上蛇板滑出,邊艱難的試著前後搖擺雙腿然後解釋說:「好像要用搖的。」

  隨著男孩增加了搖擺的動作,他在板上的時間似乎開始增加了一點點,看得朋友和我都忍不住興奮起來想為他拍手。男孩好像也發現我們了我們的關注,粗框眼鏡後的雙眼流露出一絲羞赧的笑容,隨即低下頭又再繼續。然而雖然在板上的時間開始漸漸能延長一些些,但似乎也就到此為止了,伴著媽媽提醒「要搖呀!」的聲音,以及我們一不小心就流露出的期待目光,男孩反而好像慌亂了起來,急切的又滑了幾次,開始有一點點退步的現象,動作也焦躁起來。我們於是小聲的幫他加油,隨後轉開目光繼續聊天,偷偷的關心著。

  男孩沮喪的試了幾次,媽媽突然興致勃勃的走過去說:「不就是搖而已嗎?不然我來滑滑看好了。」我們聽到有一點傻眼。不會吧!就在我緊張的想說,不會吧!這不是玩笑的,摔倒怎麼辦時,媽媽已經站到蛇板前面,動作笨拙的準備抬腳了。兒子在旁邊也不知道要怎麼幫忙,聽著媽媽的指示一下扶左邊,一下扶右邊,然後媽媽滑出了第一步──險些劈腿。好在另一隻踩在地面的腳穩住了,真是看得人心臟差點跳出來。

  「唉唷,好恐怖喔,嚇死我了!這不是隨便就可以滑耶!」媽媽看著抓著他的兒子,邊驚魂未定的撫著胸膛邊笑著說,兩個人於是笑成一團,樹叢間有陽光輕輕的撒了下來。

  隨後媽媽回去繼續坐在旁邊,男孩愉快的拿起蛇板,輕輕踏上、滑出、一秒、兩秒、歪倒,踏上、滑出、一秒、兩秒、三秒、歪倒......我注意到他在滑板上的時間慢慢的開始變長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黑吉 的頭像
黑吉

Lucky Black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