颱風前夕家裡突然停電,正好洗完澡的我,摸黑從浴室出來,垂著一頭濕髮不知如何是好,索性就倒在床上任它散開乾去,趁機順便抬抬蘿蔔腿。

躺在黑暗中我首先意識到的是,可以張著眼卻不用意識到需要戴眼鏡真的好輕鬆,特別是連隱形眼鏡都不需要的這種時刻。反正四周伸手不見五指,看不看得清楚根本不重要。

其次是突然覺得悠閒了起來。相較於平日睡前密集的活動──上網、上網,還是上網。此刻我什麼也不能做,郵件還沒看 、line的留言還沒回......手機沒電讓我更加徹底與外界絕緣了,就這樣簡簡單單的「只能」躺在床上,就著外頭不時沁入的涼風任頭髮乾去,突然讓我有種莫名的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
我想起去年在泰國安帕瓦的那個夜晚,民宿簡單的連吹風機都沒有,我們把頭髮擦一擦就去睡。木造的老房上方有光透進來,淡淡的撒在床邊,勾勒出房間裡非常簡單的擺設。然後隔著木門外不到2公尺的距離就是河,星星灑滿了河道。 

夜半醒來的時候頭髮已經乾了,我悄悄打開木門走出去,發現退潮讓河水變得好淺,彷彿可以就這樣走下樓梯到對面人家。夜晚的燈火讓整個河邊小鎮變得深邃,四周安靜的什麼聲音也沒有。

此刻除了微微的風雨聲,也是個什麼聲音都沒有的夜晚。沒有了電,萬籟俱寂。

然後我才突然明白,幸福感在於,我好像突然離自己好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黑吉 的頭像
黑吉

Lucky Black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