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之前旅行時一個奇妙的緣分,認識了一個韓國小女生,然後又透過她,我第一次接觸到視障的朋友。

幾個月前他們一起飛來台北,計劃到處走走,一起體驗台灣的牛肉麵和火鍋。我們相約在台北喧囂的街頭,穿過來來往往的人群,看見她跳著向我招手,身邊牽著一個清秀的大男孩。

在那之前我沒有見過視障朋友,所以我總是怯怯的擔心著,擔心他們不方便、擔心他們找不到地方、擔心......,但其實這些都是多餘的,因為他們把彼此照顧的好極了!當我們點餐的時候,她說明餐點的方位,他就可以吃得很順暢像一般人一樣;當我們聊到距離和路程時,她輕輕提起他的手指,沿著地圖的A點摸到B點說:「我們剛剛走這樣的距離。」他就可以明瞭。如此這般的點點滴滴,都讓我覺得自己真的是瞎擔心了,反而因此覺得羞愧和敬佩。因為其實他就跟我們一樣,只是看不見而已。

但是對我們一般人而言,光是「看不見」這件事就已經很恐佈了。

 

上星期看了前年得金馬獎最佳導演的電影《逆光飛翔》,全程我一直努力的「聽」,想用視覺以外的感官去體會。

第一個觸動我的,是主角與母親開車北上時的配樂,從單音開始的琴聲彷彿帶著未知前進,訴說主角裕翔將離家北上讀書的忐忑。隨著旋律逐漸豐富,車子駛入市區,來到人聲與車聲雜沓的台北。當挽著母親的手走進校園,在喧囂的背景音中第一個傳入裕翔耳中的,是女主角小潔發飲料店傳單的聲音。我非常喜歡這個開始。

整個故事隨後分頭從裕翔適應新環境的艱辛,和小潔失落夢想在飲料店工作的困頓娓娓說起,直到兩人相遇,中間有非常多溫暖而清新的片段。

其實就像我們對「看不見」的恐懼一樣,面對未知也是令人害怕的,而追逐夢想的過程就像在面對未知,因為不明白這件自己這麼喜歡的事,究竟可以做到哪裡、能不能得到肯定,於是我們會退縮、會猶豫。但小潔說:「謝謝你讓我明白,如果對喜歡的事情沒有辦法放棄,那就要更努力地,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存在。」於是兩人在彼此鼓勵中,迎著黑暗,踏出了邁向夢想的步伐──小潔參加舞團甄試、裕翔也和一票好友參加音樂比賽。

我喜歡兩人比賽時的音樂,它串連了影片一開始的忐忑、過程的困頓和轉變,並巧妙的將裕翔的琴音和小潔的舞蹈做了結合,像是在訴說一次蛻變。然後當他們演奏到一半,展演館斷電,裕翔不受影響完成全曲的剎那,連我都想起立為他鼓掌了!

 

這部片其實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,主角裕翔就是本人,他從小就患有先天性視網膜病變。雖然雙眼看不見,但對音符節奏卻有過耳不忘的天賦,憑藉對鋼琴的喜愛,2009年從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音樂系畢業。他不僅參加這次的演出,而且也與溫子捷合作電影配樂,另外也參與過《奇蹟的夏天》、《青春啦啦隊》等電影的配樂。在這部片之前,他的故事曾被導演張榮吉拍成電影短片《天黑》,入圍第45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黑吉 的頭像
黑吉

Lucky Black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