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來說說書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第一次見到蔡文騫,跟我遇到他的《午後的病房課》是同一天,我在永樂座參加他和陳栢青的新書朗讀會。他們兩人一靜一動,一個靦腆謙和、一個風趣機敏,強大的對比讓我印象非常深刻。席間還有阿盛老師、王盛弘,以及諸多來不及一一認識的寫作者,是一場溫馨的聚會。

說起來汗顏的很,在聚會之前,自己因為已有一陣子疏於關注文學圈動態與新作,所以其實對這兩位作者都很不熟悉。從對談中得知,文騫是一位醫生,寫詩也寫散文。雖然從他靦腆且彷彿學生般的氣質,很難跟醫生嚴肅又充滿距離的權威形象相關聯,但打開書卻似乎能從文字中細緻而內斂的情感軸線感受到蛛絲馬跡。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小時候常常半夜醒來,因為睡不著又不知道要做什麼,只好將房間裡有的書籍一本翻過一本。當時家裡買了很多圖文書,例如巧連智、漢聲出版的小小百科、中國童話或是一整套國外的翻譯繪本......。其中我最喜歡的大概就是那套翻譯繪本,裡面有很多到現在還是覺得很特別的故事,以至當時常常一翻開就忘了時間,再抬頭時窗外已經微亮。

上學以後,家裡開始會收到一些介紹繪本,並且編寫細心的書刊,明明收件人是母親,但每次都被我搶先拆閱。一邊勾選想要的繪本,一邊覺得買不起只好忍痛擦掉的記憶,隨著這段反覆翻看的時光,也在心底留下痕跡。後來又陸續出現更多例如大樹、小知堂、城邦、格林、雄獅、星月書房等出版社的書刊(好幾本到現在都還被我留在老家的書櫃),一直到有一天發現種類實在多到無暇細看的時候,我也已經進入課業繁忙,課本都看不完的年紀。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

 標本師的魔幻劇本封面  

第一次看楊‧馬泰爾的小說,是因為前幾年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電影很紅,由於內容有些爭議,基於對電影和原著差異的好奇,看完電影後我就找了小說來讀。一讀之下大大喜歡,覺得作者詼諧的筆調、巧妙的敘事布局,以及處處流露的反思深得我心,文字本身就非常有趣,就算沒有看過電影也會喜歡。於是前陣子逛圖書館,看到他的另一本作品《標本師的魔幻劇本》,便順手借回家。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雖然已經過了我願意承認的年紀,但不得不說,我真的曾經是個漫畫迷。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  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人像我一樣,在生命中巧遇過那麼一兩個作者,無論任何時刻,只要讀到他們的文字就覺得安心,彷彿身旁紛雜的世界突然就被安頓了,所有事物都回到他們該有的位置。

   我注意到張惠菁,大約是六、七年前的事。當時是在師大附近的書店巧遇她的短篇小說集《末日早晨》,非常喜歡她描述事情的方式,輕巧又充滿意象。於是之後就接著從《惡寒》、《給冥王星》、《步行書》、《告別》......斷斷續續的搜刮起她的作品。更因此驚喜的發現,她的散文比小說更深得我心!於是就這樣一本接著一本的,一直到她去年的《雙城通訊》。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小說核心是一個關於人生的深奧想法或洞見、一個深埋的神祕點,無論是真實存在或出於想像。小說家為了研究這個位置、發現它的寓意而寫作,而我們發現閱讀小說也是秉持相同精神。 ────Orhan Pamuk

 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 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