颱風前夕家裡突然停電,正好洗完澡的我,摸黑從浴室出來,垂著一頭濕髮不知如何是好,索性就倒在床上任它散開乾去,趁機順便抬抬蘿蔔腿。

躺在黑暗中我首先意識到的是,可以張著眼卻不用意識到需要戴眼鏡真的好輕鬆,特別是連隱形眼鏡都不需要的這種時刻。反正四周伸手不見五指,看不看得清楚根本不重要。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