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事情實在是非常奇妙,你做了很久,別人都誤以為你應該很厲害或很有研究,但其實你就只是把那件事當盤配菜在吃而已,從來沒有想過裡面有什麼該懂的道理。就像咖啡。汗顏的說,我雖然常喝,也可能中間喝過一些人們說很厲害的,但其實就只是拿它來提神跟聞香而已。細究自己喝咖啡的態度,完全不適用「品」這個字。因為我其實很少關心它是哪裡的豆、烘培深淺.......大部分時候,我只希望它符合我的需要──溫和爽口、香氣濃郁,讓人能從嗅覺就開始清醒。是到喝了很久以後,因為常常在點咖啡時發現選擇太多很困擾,才開始注意到深培淺培的道理等等之類的。但無論是別人口中多好的咖啡,對我而言不爽口都沒有意義,這點我始終很自私的保留著。

 

黑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